Snyvior

【茨酒】一个十分接地气的茨木的故事

虽然有点老的文了。但是真的要表白太太啊。
大概是第十四个抽到吞崽的,当时心情特别特别激动。毕竟真的是非洲人,现在都达到非酋中级成就了,还是只有吞崽一个ssr.
怎么讲,有吞崽还是贼开心的。
小号有茨木,砸锅卖铁喂到六星满级,但不是一点点刷的感觉没什么感情。
我是1.24来的新服玩的阴阳师,现在寮里就酒吞个五星满级。前些天刚有姑姑,之前寮里的群输全靠小小黑的。可以知道刷本贼慢的。
真的养出感情来了,觉得吞崽挺好的。
表白吞吞。

雀染长白:

OOC请殴打作者。算是一个迷之梦和最近的真实况状混合的有感而发吧……这真的是一个十分,特别,异常接地气的茨木。


大家好。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茨木童子,是阿爸这个小破寮的扛把子之一。嘛,因为是被阿爸召唤出来的,所以性格可能和阿爸有点迷之相似。简单来说就是比别的寮的茨木和野生茨木少了那么一点中二吧。姑姑不在,毕竟有一大家子要养活,还是要成熟一点,拿出大江山二把手的风范来的。
  其实这个寮也不能算是小破寮。阿爸每天都勤勤恳恳的出去工作,天不亮就把我们抓起来。现在这个任务阿爸交给了我,因为有些五星大式神的起床气他已经招架不住了。吃完寿司,然后就是阿爸交给我的一个小本本,上面写了我每天的任务,做完一项就要在上面打一个勾。除了某些日子我懒得实在不想动,其他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可以的,有了加成的时候还会加班加点的工作一会儿。寮里有两个青行灯,就叫大灯和小灯吧。大灯虽然来的比我早,但她是女孩子,阿爸说不能让女孩子太累。所以一旦碰到组队任务,就还是我的事情了。
  一段时间以后崽们都长的差不多了。我的御魂和其他崽们的御魂也很进的很好,阿爸满意的很,就打起了我挚友的主意。
  阿爸还好,不算欧也不算非。十一抽出过一个sr也出过六个sr,没见过暴击破势3命中雪幽魂,小黑车一样挤不上,鸟皮仍旧捡不到。他说他抽到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不再去奢求什么其他的东西了。至今阿爸给我的衣服还是三暴击混搭,让我站在一群破势心眼的别人家茨木中间显得有些迷茫——不过还好,这已经比最开始的阴摩罗套装好多了。斗技的时候也不至于太难看,而且两个灯妹妹的套装都很好,组队的时候也不会扯后腿,结界防守也混上了五勋章。这已经挺好了。
   我刚来的那一阵还小,据阿爸说那一阵我不但中二,而且脾气大的很,仗着自己尊贵的身份在寮里为所欲为,一会儿把照顾我的大灯气哭了,一会儿又抢了她的黑蛋,打不出伤害,还抢火跑的飞快,整天缠着他要挚友。后来阿爸以他挚友绝缘体的身份抽掉了数量可观的蓝符,打了数量可观的百鬼以后,我才闷闷地安静了下来,不情不愿地去做阿爸安排的任务去了。毕竟快点长大以后就可以出门和别寮的阿爸阿妈们组队了,野生的挚友也是挚友啊。
   让阿爸和我对挚友这个念头死灰复燃的事情是因为一次活动。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阿爸参加活动的时候我正在和御魂八层的两个野生的我互掐的你死我活。但那天我累得快两眼翻白体力透支的艰难坚持回庭院以后,就看见阿爸一脸兴奋地冲过来,抓着我的肩膀使劲地前后摇着——这要是野生的我,阿爸是肯定不敢这么摇的,好气哦。
  “茨木!!我们有酒吞了!!我们以后可以乞讨了!!!”阿爸兴奋的仿佛用灰卷抽出了ssr一样,两只眼睛散发着狂喜的光芒。
  哦对的,阿爸也是个挚友痴汉。为此我向他强调了无数次挚友是不可能属于他一个人的,挚友那么强大,那么完美,是普通的妖物与人类都无法企及的。但每次阿爸都无视了我的劝告,只是用一种看破红尘的眼光看着我,一边说到:“反正我也是抽不到的,呵。”
   但这次我也被他的兴奋感染了。我感觉内心与身体的疲惫一扫而光。“哪?挚友在哪?”我迫不及待地问道,两眼盯着他发光的双眼。
   然后我看见阿爸从怀中掏出一只金灿灿的碗,上面画着挚友的样子。
   “我终于有可以乞讨酒吞的碗了啊啊啊——”
   阿爸还是兴奋地嚎叫着,完全无视后来据小灯描述的,我忽然黑的像地板一样的脸色,和手上忽然聚起的,看起来能够弑主的巨大紫色妖气团。


  后来阿爸跟我解释了好长时间,我才明白式神不只有召唤一种方法得来。还有一种方法,叫做契约书合成,又叫攒碎片、祈愿,俗称要饭。但没有最初的一张契约书是无法进行祈愿的,阿爸那天如此兴奋的原因,是因为他在结界里放了一种叫做葫芦酒的东西,路过的野生挚友被酒香吸引,不小心掉了一张契约书在结界里,这才被阿爸捡了便宜。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挚友的契约书是一个金色的碗,但是总之可以召唤属于本寮的挚友了,还可以和挚友并肩作战,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的。于是阿爸将近期寮里的大小日常都交给了我,兴致高涨地离开寮门出外乞讨契约书了。对了,这期间阿爸在召唤中又召唤出了一个我,可以叫他小茨。我觉得小茨比我的性格差多了,但过得也安逸多了。毕竟他不用和我一样辛苦地拖家带口过日子,每天只要在旁边一边啃着四星经验零食一边看着我们战斗就行。
  我还记得他那天刚一出现的时候,我和阿爸都有点难以置信,尤其是阿爸,他甚至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是被小茨气势汹汹的问话拉回了现实。“这里有挚友吗?”我看着比我矮了整整半个身子的小茨皱着眉头问道,“我看你的寮的门牌上面写着‘我只想要个酒吞’,觉得你可能有我的挚友,我就来了。”
   “没有啊!”我和阿爸异口同声激动地喊了出来,“你为什么会觉得有啊!”
    但后来小茨还是住了下来,因为他觉得他会遇到他的挚友。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原因,阿爸才搞到了挚友的契约书吧。毕竟茨木多了,怨念也就深了吧。(阿爸语)


 


  却说阿爸第一天早上兴致勃勃的带着契约书出了,回来的时候却不是很开心。
“我问了一圈。”阿爸有些苦恼地说,“别人的寮中不是没有,就是已经将契约书卖掉或者是交换出去了。不好办啊,我明天再出去问问吧。”
  我身旁的小茨有些坐不住了。他眉头深深地皱着,刚要起身质问阿爸,就被我拉着腰带一屁股坐回了原地。“阿爸没在说谎。”我和小茨说,“让他歇歇吧。最短也要五十天呢。这么多寮,又不是没得找了,明天阿爸会再出去看的。话说回来,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带你打一打御魂试试你的能力吗,出发的时候你怎么跑了?”
   小茨最开始还蛮不服气地鼓着脸颊瞪着我,还没等我说到最后,就一溜烟地抱着没吃完的半个黑达摩溜的影子都不见了。
    其实我能理解小茨的心情,毕竟我们是同一个个体嘛,想法多少还是能相通的。阿爸作为一个酒吞吹,每天都会和我们讲他了解到的挚友的事情。平心而论,我也只是知道挚友在大江山中是多么强大,如果是被召唤后的这个奇怪的世界中来讲的话,我大多数的了解还真都是从阿爸那里听来的。阿爸口中的挚友厉害的很,不是斗技一个人干翻了对面六个,就是在一众奶妈的注视下一口狂啸奶满了自己,(阿爸说当时有个蝴蝶精委屈的眼泪刷一下子就出来了。)要不就是单挑了御魂八层凶神恶煞的两个我。阿爸也说挚友有了好几套新衣服,是我之前没见过的……总之都是很好的消息。小茨听的很开心,我也很自豪。毕竟是挚友啊,如此强大的挚友,理应被如此夸赞的。
  今天的阿爸也没找到契约书,不过给我们带回了另外一个消息。“知道神龛吗?”他有点累,嗓子也有点哑,拿起桌上的冷茶一饮而尽。“我还没试过,但隔壁有同僚告诉我,是个可以碎掉式神的系统,用碎掉的式神换取中间媒介,再换取更强大的式神,或者是经验,或者是漂亮衣服。”
  “那被碎掉了的式神呢?”水池中的椒图从壳中探出身子,有些担忧地问道,“我们还能再见到他们了吗?”
   “没了。”阿爸答到,“可以理解成死了。”
   话音还没落我就听见身旁一众女式神倒吸凉气的声音,就连我身旁的小灯和小茨也有些后怕地抖了一下。“太残忍了!”童女哇地一声哭出来,她说道,“为什么因为更好的东西就要他们死呀——”
   “哎呀我不是没说完吗。”阿爸有些头痛,他揉了揉眉心,皱着眉开口道,“如果再被用契约书额合成出来的话,他们还是可以被再次召回到这个世界的。也不算是死了嘛,以后把话听全了再问问题……啊好好好是我错了,别哭别哭,我不应该说话大喘气……”
    我倒没觉得如何残忍。在大江山这种妖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吞噬低等级妖怪来强化自己是常有的事了。不过后来听阿爸回来以后讲,有些同僚为了身份更尊贵的式神,不惜将自己曾经的,稍微普通一点的顶梁柱级别的主力碎掉以后,我也觉得有点难过了。毕竟在大江山,曾经一同扶持过的朋友们,若是真心相待,大都也是不会背地里使阴招自相残杀的。
   这可能就是我们与人类不同的地方吧。


  接连几天乞讨无果,阿爸准备带着我一共出门试试看。家里的事情暂时归大灯来管。我还记得当初我拜托她的时候,她问了我我要出门的原因以后,对我说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这可不比大江山了啊。”她说,“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善于发现自己式神的优点的。说罢了,还是急功近利的占了大多数。”
   最初我并不能明白她在说什么。我的挚友有何不好吗?毕竟在大江山,对鬼王的实力挑衅的不自量力的小妖怪,最后都落得了个被撕碎蚕食的下场。
  但后来迟钝如我也明白了。
  阿爸口中的挚友一直都是一个符合我记忆的,强大的形象。但有的时候,在我和阿爸踏进寮门问他们的时候,我听见有些同样没有挚友的阴阳师们对阿爸这样讲:“酒吞……其实不是很合算了。现在流行的是一波流,酒吞还要积累狂气,很麻烦的。而且狂气还要看脸,一不小心就被驱散了。你不是有茨木吗?好好养茨木多好呀。无论是打本还是斗技,都方便的很。”
   这话听起来十分客气,但是字字句句都扎的我耳朵生痛。我久违地没有像往常一样按下了揪着对方领子然后一拳撂倒对方的欲望。我只知道对方字里行间都是对挚友满满的失望和嫌弃,这是我无法忍受的,所以当阿爸握着我的手腕让我停下的时候,我并没有理睬他。最后阿爸好像也生气了。他强制封印了我,让我待在他随身的结界里。“等你冷静以后我再把你放出来。”他看起来头更痛了,不住地按摩着太阳穴,“我拉你出来不是为了让你搞事的,你就当他们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行不行?他们不会养式神又不是阿爸不好好养你们,你冷静一点成吗?”
   虽然我冷静下来了,但我还是很气愤。阿爸索性就把我扔在结界里暂时没有放出来,然后带着结界继续去寻找下一家能收到挚友契约书的地方。但听到的却差不多都是同样的回答。最后阿爸都有些麻木了,“再看最后一家吧。”他和我说道,“再没有,我们就回去吧。”
   阿爸已经很累了。人类的身体是有极限的,思至此我便答应了阿爸。心里好不容易燃起来的兴奋的小火苗噗地一声被浇灭了。我感觉脾气这么好还活的这么窝囊的茨木已经没有几个了,天天起早贪黑,中二和壮志都被磨的差不多了,还连个挚友都没有——
   “酒吞碎片?我有啊。买或者换都行。”
     我和阿爸在听见寮中主人的这句话的时候不约而同地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我趁着阿爸忘记了对结界的看管,蹭地一下跑了出来在阿爸身边化形站定。寮主人看见我以后,也显得有些惊讶。“用茨木碎片换也行啊。”他听起来挺开心的,“要不我们进来谈?”


    这是个大寮。寮主人运气很好,也很舍得肝,一路上我至少看见了两个我,都是六星的,比我还多一星,看起来凌厉多了。他们家有姑姑带着小孩子起早贪黑,他们便十分闲地坐在庭院中和我打招呼。据说隔壁房间里还有荒川狗子小鹿阎魔,但我并不是很关心。
  “你们寮有挚友吗!”我有些激动的问,虽然我知道肯定会有。挚友的契约书都有空余的,肯定有挚友。
   “没见过。”其中一个红头发大马尾的茨木回答我说道。我其实也有这身衣服,但是梳头太费劲了,还容易勾到座敷的头上,我就索性还穿着我那套旧的。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于是我便有些好奇,“你们寮主人连挚友的契约书都有啊,怎么没有挚友?”
   这回轮到两个六星的茨木感到意外了。“可我们真的没见过挚友。”另外一个茨木说道,他穿着白金色的铠甲,梳着三个发辫。“我们只有在有任务的时候才会见到其他搭档。挚友如此强大,若是主人召唤到他了,我们应该见过才是啊。”
   我见无法问出些什么有用的话,就和他们道了别去找阿爸了。阿爸正在里屋和寮主人商量关于契约书的事情。我悄无声息地化形潜进阿爸随身的结界里,便能听见阿爸和他的谈话声音。
    “我有二十片酒吞,之前抽到酒吞的时候给我的,还有一部分是悬赏或者百鬼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送我的。你想买还是想用茨木的换都行。”我听见他对阿爸说道,“抽出来的酒吞我没练过,后来在神龛和其他式神一起碎了去换一目连了……酒吞这个真的不讨喜啊,我也用不明白,一目连斗技很厉害的,但输出我有两个茨木还有姑获鸟,已经够了。酒吞经常被开场秒,要不就是被洗狂气。最近新出的式神都是克他的,你要是收藏着他玩,我就都把碎片出给你吧……”
      后面他说的什么我并没有听进去,我的思绪在他讲出那句“我把他和其他式神一起碎掉了”的时候便停止了。
     意料之中的,与因初次听见这种描述而应该产生愤怒却并没有来临。取而代之的是挥散不去的厌恶与失望感。浓浓的讽刺感挤满了我的内心,我甚至有些自嘲起来,怎么与人类待久了,脾气中的棱角都被磨圆了。
   “不要太过在意。”阿爸的声音透过结界淡淡地传来,每个人的观念不同罢了。
    “我没有。”我回了他一句,只觉得疲惫无比。


    后来阿爸还是没有答应用我的契约书去换我挚友的。他咬咬牙,直接将挚友的契约书东拼西凑一次买齐了。但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规矩,契约书只能一天天地寄给阿爸,不能一下子都凑齐。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挚友是会有的。
    大寮的主人带着我和阿爸穿过一段长长的路,来到仓库去寻找挚友的契约书。“我好久没翻过了,灰可能有点大。”他有些歉意地说,“让我找一找吧。你们先稍等一会儿?”
    “你是在找我的契约书吗?”
     从仓库的角落里揉揉眼睛站起来一个小男孩。我感觉心脏咯噔一跳,抬头好好地看了看他,小男孩几乎就是微缩版的挚友,就是看起来营养不良的样子,细胳膊细腿陷在衣服里,显得空空荡荡。
    “难道是因为契约书太多召唤了一个半成体?还是他在守着这些东西啊?”阿爸有些吃惊地和我小声说道。我从结界里走出来化形成正常大小,看着那个小正太从怀里掏出来十九张契约书递给我们看,一边说道,“这是我的契约书,其他的都被你拿走了。隔壁还有r和n的,不过我觉得是我们阿爸亲自来找的,可能不是很需要。”
    “对,就是这个。”寮主接过他的契约书给我们看。“日结吧,以后我一天给你们送一个过去。”
    我听见阿爸说了声好。于是我便向那个小正太走了过去,揽住他的双腿,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和阿爸往自己的寮回去了。很显然这个小正太因为正主大酒吞被碎了的原因记忆还不是很完整,只是一脸漠然地看着我,一边问道,“我这是被送出去了吗?”
    “对。”我答到,化出另外一只手为他拢拢衣襟。这个挚友太瘦了。回去要多刷点达摩和太鼓给他当零食。我心里这么想着,一边随着阿爸从仓库中走出来。在阳光照射到脸上的那一瞬间小正太不自然地抬起手挡了挡,不小心打在了我的角上。“抱歉。”他说道,“我很久没出仓库了。我还以为阿爸把我忘记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只好抓过他的手揉了揉表示自己没事。我的心情复杂及了,我再次感觉有的时候人类的所思所想不是我能理解的了。还好有阿爸能和我偶尔传达交流一下,否则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的是足够烦心的了。下次寮里如果来了女式神的话,这些活我坚决不要再去做了。爱谁去谁去好了,我只想安静地打蛇,和七层的挚友切切磋,和八层的两个野生我打打架(看起来就像是掐架的三只阿拉斯加。阿爸语),给挚友刷几个五星御魂。
    “别看我只剩些契约书了,过去的事情我还是记得一些的。”小正太又开口了。他这么一讲我倒是提起了兴致听他说下去。“阿爸说我没什么用还不好养,就把大的我碎掉了。你来换我做什么?我不是很喜欢被收集。”小正太的声音有点闷,他把头埋在我胸口拱了一下,似乎是不想抬起头看阳光的样子。“还是你们也要碎掉我?”
   “怎么可能。”我心口一紧,伸出手用力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头发倒是一如既往地毛茸茸的。“哪会给你那么轻松的差事。”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松快一点,“你也就偷懒五十,不,四十九天了。我告诉你,完全体的那个你是我挚友。我们那个小寮可比不得你现在这个大的,我天天被我的阿爸当做苦力,你肯定跑不掉的,等到你长成了以后阿爸就要拉你去打御魂去斗技去推图去结界突破,累死你。对了,你知道吗,最近有个特别变态的本,叫山兔大暴走……”


END
   
  
  

评论

热度(281)

  1. Snyvior★六角恐龙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有点老的文了。但是真的要表白太太啊。大概是第十四个抽到吞崽的,当时心情特别特别激动。毕竟真的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