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yvior

【完结贺/霍游】岁月长情

很暖。

安非他命_Nine:

这是我在知音漫客上最喜欢的作品,从最初的开始。单行本两本两本地买,向旁友大把大把地安利,我喜欢的CP是世界上最好的CP。


这只是一个温情小段子。我自己边写边止不住地傻笑。我希望他们好好的,我会给霍游我最好的。


如果你也能喜欢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


霍琊比游浩贤先醒。


罪骨之岛每天都会迎接刚从海平线升起的太阳。冉冉的,充满新生光芒的太阳。


游浩贤才睡下没两个时辰,阳光透过薄纱铺洒在他裸露在被子外的肩膀和脸上,轮廓边缘模糊的十分柔和,深深的锁骨凹陷像是盛满了碎金。霍琊伸手小心翼翼地去触碰他像是染着点点碎光的睫毛,哪知可能是阳光开始阻挠睡意了,游浩贤突然皱着眉把脸用力埋进霍琊的颈窝里。


光线作用下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上吻痕和齿痕简直煽情得可怕。霍琊亮如灿金的眸子黯了黯,决定在自己看硬之前还是先出去给游浩贤弄点糕点果脯之类的,不然他就只能吃点别的了。抬手用风诀将更厚重一些的帘子搭在窗帷上,屋里一下就暗了下来,霍琊轻轻地把手脚并用缠在自己身上的游浩贤撕下来,随手捞了套半搭在床上的衣服穿上,转过身把枕头塞进游浩贤怀里,再盖好被子。


“霍……琊……你,你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好久……”游浩贤紧紧地蹙着眉,用力地抱住枕头,脸色有一点发白,紧贴着的温度一消失,他就像是被什么魇住了,“你别走,别走……我找了你好多天的……”


“我在这,不会走的。你在哪,我就在那儿。”霍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俯身下去拨开刘海吻他的眉心,“我也找了你很多年啊。”


不会再放手了。


 




霍琊和管事的姑娘们聊了一会儿,等厨房弄好食材后端着一碟游浩贤喜欢吃的糕点和一杯温热鲜榨的雪梨汁走回房间,直愣愣地坐在大床中央的游浩贤吓了他一跳:“……怎么不多睡会儿?”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游浩贤的眼神十分幽怨,敢对着世间仅此一条的黑龙毫无顾忌地耍脾气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他一个了,“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啊我要饿死了!”从突然有了实体开始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洗刷干净丢上床被滚烫的那什么浇灌就特么没停过!只有那么委屈了好吗!


身上肯定会疼的吧……霍琊用水决凝了个小桌子,把吃食放在上面,看着游浩贤裹紧被子狼吞虎咽都掩盖不住的痕迹,觉得最后还是把他折腾的有点太过火了。不过他也没办法,昨夜简直就是失控了——太久的分离,失而复得的狂喜,他甚至生出了把眼前人撕裂吞吃下去,那样他就不会再不辞而别了。游浩贤有多疼,就在霍琊背上一点不留情地抓,同样的霍琊回以他全身范围用力地吮吻撕咬;游浩贤有多爽,就拼命缩紧柔软火热的内壁,从嗓子里发出天鹅折颈的声音,叫得霍琊更加亢奋,他透明的眼泪根本控制不住地往下滚落,又被霍琊一一舔去。


霍琊喉结滚动了几下,看着游浩贤吃饱之后稍微心满意足了,就微微哑着嗓子凑过去:“眼睛,闭上。”


游浩贤立刻警觉地看着他,不过那没睡醒的、湿漉漉的绯红眼角和还残留着饼干渣的、喝过水后嫣红的唇角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等会儿,你先别过来……你拿了什么出来?!”


“一点药膏,那时候你……眼睛都哭肿了。”霍琊耐心解释道,“我昨晚有点过了,过来让我看看你还有没有受其他什么伤……只是上药,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游浩贤屈从了。一是因为要是拒绝的话他根本打不过霍琊,反抗也不会有什么用,二是昨晚倒是爽过了,他现在身上确实很不舒服。




温凉的水决和霍琊的指尖是同样的温度,游浩贤感受到敷在眼皮上的药水十分清爽,有种淡淡的药草味,给人一种很放松舒适的感觉。霍琊的手在他赤裸的身上游走,没有任何逾矩的动作,将药膏均匀涂抹在每一处见过血的暧昧痕迹上。


霍琊执起游浩贤的左手,慢慢地从指尖开始啄吻,一根一根,一寸一寸。游浩贤不可抑制地脸红了,他想起昨夜霍琊第一次射|进他身体里,用力在他左手的无名指上咬出血痕,巨大的疼痛裹挟着极致的快|感浪潮一样将他吞没,这会儿涂抹上药膏,有种酥麻的刺痛。




“这里会停止流血,会结出伤疤,疤块会剥落,最后会新生出颜色不一样的皮肤。”烛火暖帐,英俊的黑龙舔着人类伤口流出的鲜血,一字一顿地在他耳边说,“直到死去,这都是我留下的印记。它深刻入骨,哪怕死亡也无法抹去。”




他想要是霍琊再心狠一点,那龙类牙齿的痕迹就会真的咬断血肉刻在他的指骨上,如果还有下辈子,霍琊就可以靠这个找到他。可是霍琊总是温柔的,总是那样疼惜他的,只是咬破一点点皮肉,是宁愿花更多时间来找他也不愿意让他太疼吗?游浩贤心里酸酸胀胀的,这种问题他问不出口。






“好了。”霍琊将药膏盒子盖上,把水决撤去,“我让初沫隔三个时辰给你送一次保养嗓子的汤药,你要记得喝。”


“知道了。你去岛上做事的时候也带上我吧,我还可以给你出出主意什么的。毕竟是动土动工的事情,我知道的可比你多。”游浩贤应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耳尖都开始泛红了,“那个……你把衣服脱了吧。”


霍琊顿了顿:“……嗯?”


“只用脱上衣啊我也给你上药啊!”游浩贤声音直接就低了,嗫嚅了一会儿说不下去,“我抓你应该抓挺狠的……”


霍琊笑了起来。


“好啊。”


 


我们在最初的最初无知无畏相遇。


在有人满心欢喜的时候有人仓皇逃离。


在再见面时相顾无言掩盖自己。


在荒颓的神炎之国被迫分离。


在无际红海看透自己的心意。


在崭新的罪骨之岛再相遇。


在未来携手并肩走下去。


 


离人飘蓬,柳絮总有归处,长情唯有岁月知。



评论

热度(260)